沉睡東風

嗯...信不信由你,其實我想當念的而不是當寫的。

突然抒發

我希望在最後一天,能在最後說出
「這一生,我過的很幸福」
這樣的話。

所以我的生活,
我會努力讓我這樣活著。

如果說聽到的人,
能夠笑著回答「我也是」的話,就更好了。

有時候,一句「這樣很有趣啊。」真的可以掩蓋不少事情。

並不是對別人惡意式的惡作劇,而是故意引起注意的動作

當那個人問起自己幹嘛變得這麼奇怪時,

只要說一句「這樣很有趣嘛」就能解決,

真有趣呢。

深刻的。

我不會寫文章。實在不會。

每次構思起了一點東西想都不夠好,

然後想了一想要怎麼處理又感覺不到想法,

即使我想要用文字來抒發也沒有合適的詞語。


我明明是帶著愛的。

帶著那讓人癡狂,讓人醉心的愛寫著文章的。

但是文字顯然不讓我詮釋這過重的愛,

他讓我的口中流利的說著情話,卻不讓我的雙手捕捉。


宣言:

發在這裡的文章,我基本上都是要拿來念的。

我想拿來當稿念。好好的念,念的高興,念得開心,最好蘇到幾個人。


叮嚀

記得,
要在下雨的時候坐在某個亭子下,
要在天晴的時候走在某條小俓上,
要在孤身的時候倚在某堵石牆上,
要在熱鬧的時候攤在某面樹蔭下。

這樣,
在誰宣泄的情緒下你才不會著涼,
在誰占有的慾望上你才不會受傷,
在誰蔓延的寂寞上你才不會孤單,
在誰膨脹的驕傲下你才不會淡忘。